整木•守艺人(下篇)

03一根筋的执着

和往常一样,每天早上,郑师傅头个来到车间(www.qnLs.com.cn)。

自从2020年底搬入新厂区,公司规模一下翻了四五倍,每每看到焕然一新的厂房和设备,再联想一下当前行业迅猛发展势头和公司激增的订单数量,都会使得像郑师傅这样见证中意不断壮大变强的老员工,倍感自豪。

调试设备、查验物料、安排日程、检查卫生……一切都按部就班、有条不紊,这是郑师傅每个早上例行的程序,直至同事和徒弟们相继来上班。

孤独吗?当然孤独!处在高大的设备和车床之间,自己显得那么渺小,在方正的木材之中,温润的人倒觉得格格不入。然而,郑师傅认为这恰是片刻的安慰和享受:

闭上眼睛,双手抚过板材,即可感知是红橡,是黑胡桃,还是黄花梨,这是多年积累下的惯性,在这一刻,仿佛置身于清晨的原始森林,因为听得懂参天巨木的梦呓,所以翼翼小心。晨光渐渐投射在冰冷的机床上,用抹布仔细擦拭,使它们一个个苏醒,如同叫醒冬日赖床的孩童,悄寂的车间开始活泛起来,有了音响,有了光影,也有了热乎劲儿。

一支跟随他多年的搪瓷缸,茶香伴着热气,此时也蒸腾起来……

郑师傅是一组之长,这不仅是崔总对老伙计的照顾,还是对他技术实力、管理能力的认可,更是对他人品、道德的充分信任。多年风里浪里的同舟共济,厂子里大事小情,攻克难题,解决问题,都仰仗着郑师傅这样的中层骨干,他们有多年经验,有群众基础,有在岁月中磨砺出的匠人的沉稳平和,这赢得了普通员工的尊重,也值得公司的信赖。

从木工到木匠,一字之差,却是要“台下十年功”的。郑师傅深谙其中的艰辛,所以,在他朴素的管理方法中,认为能够“坐得住”,才能“站得稳”,这是成为一个合格木匠的不二法门。

专业人才紧缺,这是整木行业的共识,在郑师傅看来,“学校不开这个专业课,老师傅普遍没有文化,家长又认为没前途”,木工人才出现断层,的确和技工教育有很大的关系。和学功夫首先讲“武德”一样,学木艺的前提,做人为先,况且,木工这一职业的传承,大多还是老辈人口耳相授,师傅领进门,修行在各人,踏实、勤奋、喜欢,才是前提,“总不能逼着人家学吧”。

试玉要烧三日满,辨才需待十年期。这些年,主动找到郑师傅求教的大有人在,甚至还有愿从古道而执师徒之礼的。郑师傅甚是感到欣慰,一方面自己的一身本事终究要有人继承,另一方面现在世道又转了回来,木作、匠人又重新得到社会的重视,这自然都是好事。

然而,设身处地的为人着想,因时而动,因材施教,才算是师德本分,他严格恪守着这个分寸。“刚来南浔的时候,有几个贵州小伙,非要拜我为师。从品行上看,他们都没得说,然而当时所在的那家工厂举步维艰,再说自己也还在迷茫,于是,我就挨个说服他们放弃这个念头”。说起这件事情,郑师傅面带惋惜之色,“可当时眼看着木工这个行当养家糊口还很困难,不忍心让他们再这道浑水,要是搁在现在,无论如何我也要教会他们。”

有人挤破头虚心拜师学艺,有人底子不错却枉费了他一片心力。曾经有一个姓陈的徒弟,天分还是不错的,人机灵聪明,稍一点拨就能领悟,而且和郑师傅有半个老乡的关系,所以郑师傅对他毫无保留,倾囊相授,日常对他也照顾尤佳。

跟着郑师傅几年下来,小有所成。可惜他的机灵劲儿用错了地方,有一天突然就和郑师傅直言说:“有家企业承诺提供丰厚的酬劳,我自己也觉得可以到外面施展施展了。”郑师傅惊诧之余,好心相劝,“来者不拒,不一定是好事”,无奈对方去意已决,无论郑师傅如何说教,都执意要去。人各有志,纵使有传艺的偏私之念,“也不能阻挡他的前途,是吧?”

小陈去了不过几天时间,就感到十分的不适应,那家工厂的各种承诺无一兑现,于是,他私下里又向郑师傅恳求回厂。郑师傅动了爱才惜才之心,凭着和崔总、人事的多年良好关系,把他重新收纳过来。然而,不成想,人出去才几天,心却更野了,活儿挑肥拣瘦不说,“心总想着往外跑”。

不出所料,顶多半年时间,小陈又提出了辞职离厂,这次郑师傅二话没说,直接同意,“当他觉得翅膀硬了,拿线牵着也是拉不回来的。”过了年,在外漂泊不遂意的小陈,再次向郑师傅请求回来,郑师傅一口否决。

“不稳当”,这是木艺人的大忌。

三十年从艺,十五载中意。光阴中的历练,使郑师傅能够通过木材的质感,感知人生,通过准确的判断,梳理处事原则,掌握为人尺度。能够在严谨的制度之外,用传道者的一腔温煦和热情,感染身边的每一个人,也会以传统木艺之道、传教之德,严苛要求自己的管理之法。

……一切准备停当,同事们陆续来到车间,铃声响过,简单的晨会之后,大家又相继到达各自的工作岗位。机器开始运转,眼前人影晃动,紧张忙碌的一天从此时开始。郑师傅穿梭其间,或一丝不苟地检查操作程序,或与同事一起讨论细节做法,或耐心地给年轻员工讲解工作要领……

此时,端在手中的斑驳搪瓷缸,茶水已是微凉。

04一支烟的认可

“手艺人的工作,其实就是他们的人生本身,那里边有很多自古以来的智慧和功夫,甚至包涵了这个文化的历史”,写出《留住手艺》的盐野米松如是说。

原始的西方建筑,以石材为主料,体现出硬挺的轮廓;东方世界则大多取材天然,以草木本心,散发独特文化气质。

中国是东方木文化的原乡,智慧的中国古人,对木情有独钟,就地取材,因势治木,充分发挥木质软硬适中,易于加工和雕刻的本色,营造巧夺天工的木制精品。同时,历代木作工匠充分发挥聪明才智,赋予了木制品深厚的文化品味,可以说,每一件传统木器,都承载着中国人的审美底蕴和匠心独运。

工,就是“设规矩、陈绳墨”,要做到扎实工稳、毫厘不差;匠,就是潜心独造、执意坚守,臻于化境而自得其乐。

拿到新订单的设计图纸和测量数据,郑师傅和他的团队没有急着开工取料,而是在一起,斟酌设计细节。从客户需求、风格审美、材质选择和工艺呈现等各个方面从新审视,经过制作者对方案的酝酿再消化,和设计、客户的沟通确认后,团队每个人对各处环节和效果,都胸有成竹,继而安排流程、布置分配,顺理成章。

取料,各种名贵的进口板材,陆续被摆放在郑师傅面前,经过他严格的挑选,摒弃那些隐藏颇深的瘿瘤、虫眼和细纹开裂的原料,再在合乎标准的木材中,仔细端详纹理、线条和成色,根据多年的经验,判断决定用在何处,更合理、更美观。整木定制,成品多是结构复杂、细节繁琐的重器,只有充分考虑到每一个零件的合理搭配,才能呈现完美的效果。

硬木裁切、找平,现在通过先进的大型机床,即能实现;框架打孔、组装,精准到0.1毫米的激光尺保证了准确无误;面板调漆、抛光,专业无污染的漆房中一气呵成。然而,木作的优势之处,就在于现代科技手段之外,不废传统手法。

了解整木定制加工的人都知道,很多环节并不能完全靠机器来完成,雕花、榫卯、槽线、打磨等,这些细致入微的工艺,只能靠工匠用双眼、双手来衡量和实现,传统的斧凿、绳墨、曲尺、纱布等工具在现代流水线木器加工中,又有了极大的用武之地。尤其是谙熟每一种树种的木性,以经验来掌握它们的软硬舒张、干湿曲直,进而保证成品的安装、使用和耐久品质,这种缘情体物、知木之心,岂是僵硬的设备能够胜任的!

个性化的整木定制,对制作工匠来说,没有一件现成作品的工艺是可以参考和照搬,每一件都具有原创性。外表可以相近,而在一些看不到的细节之处,反而更多地蕴藏了工匠们矩步拟古,又与时俱进的造物之心。

阁楼上,指着临街的一组雕镂典雅的古朴窗棱,郑师傅感慨道:“这些至少百年的老物件,都饱含着以前工匠的精深造诣。可惜了,以前会做这样工艺的大有人在,现在能有几个还有这手艺”。经他提醒,我们都开始打量起这个厅堂,虽然柱椽门窗多了些生活的烟火气,家具陈设有点破旧,但身处其中,临槛而坐,不免在各自心中“打扮”起它,“此处挂一本民国月份牌”,“这个地方也应该供一张条桌,插瓶梅枝,鸡毛掸子也行啊”……

“所以,我们有丰沃的资源可以借鉴,从这些保存下来的文化遗产中汲取营养”,郑师傅说。他参与过南浔古镇民居的修缮复原,作品或是某座宅院的门窗,或是某个大姓家的楼梯、几案,亦或仅仅是角落中的某个摆件,但都风格精美、和气致祥。他有资格这样说。

拟古而不泥古,复古而不尊古。郑师傅为人、做事都秉持古法,但思想理念上在同辈人中却是超前的。整木定制这几年,基本上是一年转变一个风格,了解业内动态,判断风格演变,“思维不能举步不前”。他上网搜索,有微博,查微信,也愿意和年轻人交流,所以,无论整木往哪个方向发展,郑师傅都能掌握流行动态、时尚特点。

随着80、90后客户逐渐成为整木定制的主流人群,郑师傅与时俱进的素质特性,恰恰迎合了新生消费者心理。南通一位客户的大订单,对风格和工艺要求十分苛刻,找了很多家企业,都没能实现他心中的希冀。经人介绍,找到中意,也是心存疑虑,郑师傅通过对他年龄、身份的了解,就向设计师提出自己的理解建议,很快图纸深化就得到了对方的认可。

在郑师傅的主持之下,这位客户的订单如期加工完成。听闻产品的“诞生”过程,客户很希望结识这位传奇人物,亲自来公司向郑师傅表示感谢。当天,在厂领导的陪同下,客户下到车间,仰慕之情溢于言表,老远就掏出香烟相让,甚至慌忙之中,竟没有想起来给随行的其他人也让一支。

客户、经销商都很信赖郑师傅,他和很多人都成为了朋友。他们之间的沟通,有的还只是问加工进度、叮嘱工艺、咨询安装细节等业务问题,但是,还有的甚至是联系设计、下订单等专业范围之外的电话,也都打给了他,郑师傅皆能不厌其烦,一一耐心解答,或者帮忙给出自己的见解,妥善安排。

刨花翻卷,锯末沉淀,砂纸“嚓嚓”有声,蘸油的纱布过处,光泽鲜亮,一件作品雏形乍显,这是木工行当所遵循的亘古不变主题。由木至心,不忘初心,“一件作品要有自己欣赏的价值,才算满意”。在郑师傅等传统老木匠的坚守之下,中意的整木定制产品,继承着精雕细刻的传统工艺,也焕发着良知民族企业的责任本心,也正是这种坚持,传统木艺制作的文化深度和厚度得以延续。

能够在经济腾飞、科技发达的时代,在传统手工业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亡的今天,得以在整木定制这个历久弥新的行业中,中意“守”艺人秉持古道,演绎新生,可谓是对中国传统木艺真诚的致敬。

全文完

相关阅读:整木•守艺人(上篇)

主营产品:变压器,变压器220v转110v,隔离变压器,工业版变压器,美版变压器